Menu
Woocommerce Menu

几代领导人关注《辞海》编撰出版

0 Comment

收藏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辞海》多种版本。做了文化准备探寻舒新城成为舒新城的文化根源我特别关注舒新城让更多人认识这位了不起的湖南人很多人在自发研究舒新城把《辞海》精神发扬光大。

舒新城;辞海;溆浦;中华书局;出版

几代领导人关注《辞海》编撰出版

墨绿的封面,书页已有些发黄……镜头摇过1936年《辞海》第一版,定格于2016年通过国家验收的《大辞海》。

数秒画面,时光之履已跨过80个春秋。2016年12月29日晚7时,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头条播报重磅消息:“习近平致信祝贺《大辞海》出版暨《辞海》第一版面世80周年”。80岁的老《辞海》,成为新“网红”。

《辞海》是中国目前唯一的大型综合性辞书,几代中国人案头的“无声老师”,被誉为“历史和时代的档案馆、大事记和里程碑”。

在这一辞书里程碑的起点刻度里,历史留下了一位湖南溆浦人的名字,他就是《辞海》第一版主编:舒新城。

习近平总书记致信祝贺的消息传出,在辞书出版界,特别在舒新城的家乡溆浦,人们感到无比自豪。

2017年1月3日,一场关于舒新城与故乡的座谈会在溆浦召开。与会专家说,一部《辞海》关乎中华读书人。几代领导人重视《辞海》编撰出版,更增加了我们对民族文化的自信。

是啊,《辞海》的编撰也曾惊动一代伟人毛泽东。

新中国成立后,舒新城念念不忘对1936年版的《辞海》进行修订增补,但直到退休也未能如愿。推动《辞海》修订的,是此时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毛泽东。

舒新城与毛泽东同庚,在湖南一师同过事。

毛泽东算得上《辞海》的忠实读者。转战陕北,他箱子里只带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辞海》。1957年9月,毛泽东在上海接见舒新城,并对他提出的编辑《辞海》修订本和百科全书的建议当场表示“极为赞成”。毛泽东要舒新城“挂帅”。舒新城说,人手不够,经费有限,自己年纪又大了。毛泽东风趣地说:“自己干不了,儿子接着干。”

1959年春,66岁的舒新城任《辞海》编委会主编,吕叔湘、陈望道、夏征农等一大批知名学者加入。编辑过程中,舒新城住院手术,仍坚持卧床审阅,出院后还多次带着干粮当午餐,到上海图书馆找参考资料。因过度劳累,他不得不再次住院,病情严重到实在不能执笔时,他嘱咐妻子代为记下《辞海》的修订意见。

1960年11月28日,为《辞海》耗尽最后心力、67岁的舒新城,魂归故乡。

54年后的2014年,舒新城纪念馆建设破土动工。

新年伊始,记者来到雪峰山麓,走进溆水岸边的四合小院,与人们一道缅怀这位著名的出版家。驻足在展厅里一幅幅当年的黑白照片前,仿佛那位着长衫戴眼镜的主编大人,还会从书堆中抬起头来说:编《辞海》,一点也马虎不得……

中华书局7次相邀舒新城终于“出山”

舒新城的故乡在一个叫刘家渡的地方,青山绿水环绕。

1912年秋,19岁的舒新城为反抗包办婚姻,决意离家求学。此次出走,他在经济上与家庭断绝了关系,只好沿途靠卖字卖文糊口。到长沙后,他借得同族舒建勋的中学文凭,考入湖南高等师范。但不久他冒名考学之事被揭发,幸亏著名教育家、校长符定一慧眼识才,允许他继续上学,还让他恢复了本名。毕业后,他在长沙、南京、成都等地任教,并编著了教育书籍17种,计400万余字,成为当时教育界的“明星”。

也是在1912年,上海黄浦江边,26岁的年轻人陆费逵也干了件“大事”:开办了一家书业机构,并取了个响当当的名字:中华书局。陆费逵出手不凡,他推出的《中华新教科书》风行一时,日间摆出未晚即售,为书局获得巨大声誉与利润。

20世纪初,念熟了“之乎者也”的农耕古国,正迎来一个白话文兴起、各类新知识新名词“大爆炸”新时代。《说文解字》《康熙字典》等已远不适应时代所需。受英日字典的启发,陆费逵颇有“改良吾国字典为己任”的雄心。1915年,中华书局出版了他主持6年的《中华大字典》,商务印书馆也出版了历时8年编撰的古代汉语工具书《辞源》。陆费逵发现,《辞源》仍拘泥于古语旧词,深感大众更需要一本集中国单字、语词兼百科于一体的综合性大辞典。他取“海纳百川”之意,将书名定为《辞海》。

但《辞海》出师不利,几位主编者接连离任。

1922年9月,陆费逵应邀去上海吴淞中学演讲,与在此任教的舒新城邂逅。两人都有终身不做官的意愿和教育救国的抱负,相见恨晚,陆费逵更将舒新城视为《辞海》主编的不二人选。其后数年间,他先后6次相邀,都因舒新城想投身教育实践而未能如愿。1928年春,陆费逵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长信,第7次约舒新城“出山”,终得应允。曾采访过舒新城家人的溆浦武陵文化研究会何先培说,陆费逵对舒新城十分器重,他自己月薪只有220元,而给舒新城月薪则是300元,是当时文人的最高工资。

接手《辞海》编撰后,舒新城导入英文《韦氏大辞典》的收词标准和编写方法,删减旧词增加新词,并加注新式标点,突破了传统的编撰体例,堪称当时最先进的中国词典编撰方法。为了搜集新词,他随身带着笔记本,哪怕去酒店吃饭看到菜单上一个新词,都要赶紧记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