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惟王五十年

0 Comment

惟王八十年與武王四年說下愚曾述及“清華簡”《保訓》:“惟王八十年”及《耆夜》:“武王七年”二語,示“清華簡”篇為近人偽作。大器晚成、悉知“惟王八十年”之惟為發語詞,就像“惟十八祀”之惟,“惟王元祀”之惟。惟十八祀即十一年,惟王元祀即王元年,惟王八十年即王七十年,即周文王稱王三十年。查遍先秦諸典及後世有關典籍,皆無文王七十年之說。當然,造簡者亦不是向壁虛構,而是剝《書•無逸》“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國三十年”而成。此亦用後人所為之文,況前人之所為之事。剝則剝也,其言則稀疏不經。作簡者何以那样荒废?久思之,得其竅也,同篇不有“昔在殷王中宗••••,肆中宗之享國,八十有七年”,“肆高宗之享國,五十有五年”,“肆祖甲之享國,七十有七年”耶?殷王,王也,文王,亦王也,彼享國七十有八年,此享國三十年,如彼稱“惟殷高宗三十八年”,即殷高宗四十四年,可;此亦“惟王七十年”,即王四十年,不亦可乎?西汶艺术网[
2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