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国别研究的成果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顺利开展

0 Comment

“一带一路”建设对我国国别研究提出了新要求、新挑战。

研究;国别;中国;学科;学者;南亚;队伍;学术交流;议题;大国

作者单位:天津师范大学中国周边外交与天津对外开放研究中心

目前,“一带一路”建设已经在国际和国内产生了多方面的深刻影响,并成为国际学术界关注的焦点之一。由于涉及60多个历史文化传统、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政治制度和国际影响力存在差异的国家,“一带一路”具有一定的实施难度,建设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因素也很多。为了有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并最终实现其战略目标,为了使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就必须对沿线国家进行全方位、多学科、持续性、高质量的研究,系统深入地了解这些国家的历史、现状和发展趋势,掌握这些国家对与中国建立合作的真实态度,力争做到细致入微、客观公正,努力消除大而化之的旧习。总而言之,“一带一路”建设对我国国别研究提出了新要求、新挑战,急需学术界提供高质量的智力产品。

应当承认,自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21世纪之后,我国的国别研究取得了一些成绩。比如,一些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都设有数量不等、规模不一的国别研究机构;国家和地方的社会科学基金都资助过一定数量的国别研究项目;教育部于2012年设立了12家国别研究培育基地,给予启动经费支持,并于2015年印发了《国别和区域研究基地培育和建设暂行办法》;国别研究的成果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顺利开展,特别是中国与特定国家双边关系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应当看到,我国的国别研究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别研究还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择其要者,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研究对象分布不均,受重视程度差异显著。目前我国的国别研究主要集中于少数大国,成果数量十分丰富,研究的系统性、持续性也很强。但对其他国家的研究则相形见绌。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绝大部分是中小国家,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被国内学界当作研究的对象,如越南、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沙特、埃及等;相当大部分的国家并未被纳入研究视野、成为专门的研究议题,只是偶尔被提及。不仅如此,那些已经被研究的国家,受重视程度也不高。比如,像印度尼西亚这样的重要国家,仅有少数高校设有专门研究机构,相关研究成果的数量也不多。

第二,研究机构数量有限,研究队伍总体偏小。从总体上看,我国的国别研究队伍在不断壮大,学科门类也在不断健全。但仍存在着“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现象,即粗看尚可观,细看缺陷多。以南亚国家为例。印度是地区大国,也是潜在的世界大国;巴基斯坦是地区强国和中国的“全天候”朋友;孟加拉国国土面积不算大,但人口却有1.6亿之多,排在世界第七位;斯里兰卡则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在“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展开,南亚研究逐步升温,进入该领域的国内学者数量有所增加;一些高校也先后增设了有针对性的国别研究机构,但往往只配备一两名专业研究人员。因此,关于南亚国别研究机构数量有限、队伍总体偏小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有积累、有特色的国别研究机构还是集中在少数几个单位。这种状况当然无法满足“一带一路”建设的巨大需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