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正义是政治哲学亘古恒新的主题

0 Comment

正义是政治哲学亘古恒新的主题。赫勒对正义所作的历史学和现象学诠释,为当代正义论争与政治哲学批判提供了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独特视角。

正义;静态正义;动态正义;伦理;政治哲学

正义是政治哲学亘古恒新的主题。有关正义的当代诠释讼争纷纭,观点抵牾而莫衷一是。如何规避相对主义的幽灵而重塑正义,成为《超越正义》一书求索的内容。就像迈克尔·沃尔泽所指出的那样,东欧新马克思主义者阿格妮丝·赫勒的《超越正义》是一部非常有力度、主题涵盖广泛的哲学专著。赫勒对正义所作的历史学和现象学诠释,为当代正义论争与政治哲学批判提供了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独特视角。

静态正义vs动态正义

历史学家布罗代尔强调,研究历史要着眼于长时段。《超越正义》正是以其多学科叙事方式着眼于长时段的历史类型学探究。通过对正义的历史学考察,赫勒认为历史上存在着两种正义:一种是静态的抑或形式的正义,即完备的正义;另一种是动态的抑或具体的正义,即不完备的正义。

赫勒没有回避现代性危机,她以现代性为中轴线,构建了“前现代性—现代性—后现代性”思考框架,并对应地进行了类型学划分:“静态正义—动态正义—超越正义”构成一个完整的正义谱系。在同质固态的前现代社会,政治、经济、社会俨然一体,静态正义最适合于此。作为形式正义,涵盖了所有类型正义的共同特性。作为完备正义,囊括了正义之伦理方面与正义之社会政治方面,伦理正义、社会正义、政治正义三位一体。作为静态正义,表现为“应用于特定社会群体的各种规范和规则,能够连续不断地、持之以恒地适用于该社会群体内的每个成员”。

在传统社会中,黄金法则——“我对你所做的就是希望你对我所做的”——就是静态正义的正义法则。其间并非“先有特定人群后有适用于此的规范与规则”,而是那些先在的规范与规则构造了该群体。在静态社会中,规范与规则本身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不存在质疑其本身正义与否的问题。这个“理想的”社会规范和规则,既是美德之人获得教育的前提,又是美德行为的最终结果。

正当的vs有效的

逻辑显见,静态的、完备的、绝对的正义概念符合人类理性的正当期望,而赫勒却对其正当性与合法性提出质疑,这种完备的伦理政治的正义观在今天既不可能也不可欲。现代性的肇始破坏了静态正义基础:第一,美好生活观念的多重表达以及对于一般美德概念的定义匮乏,无疑都排除了将个人的道德解释为社会和政治规范化基础的可能。第二,文化现代性,或者各赋其有效性的道德、科学和艺术领域各自之间的差异性与自主性,预示着统合世界观分解的必然以及完备的伦理—政治的正义观所基于的实质理性统一的终结。第三,正是现代的、后传统的、启蒙的和自由的试图挽救现代性危机的诸多道德方案,在原则上开启了所有规范的批判性反思,从而破坏了伦理概念所依赖的自明性。

当现存的规范和规则不再被视为理所当然的时候,动态正义就出现了。在静态正义视域中,“正义之事”在于规范与规则的正当应用,“正当的”就是“正确的”。而在动态正义视域中,“正义之事”在于规范与规则的有效评价,“有效的”就是“正确的”。动态正义认为,人们对于规则与规范的摒弃,往往不是因为人们对正义规则与规范是否正当遵守或因循,而是由于正义规范与规则本身的不公正和无效。

依据什么标准判定某些规范与规则有效与否,赫勒认为,“无论是通过使用特殊的原则、道德价值或者准则抑或是实用性的准则都会使不正义的规范和规则失效,对每一个规范和规则系统的摒弃最终都是根植于实质性的价值。在现代,所有的原则或准则都来源于这两个普遍的价值:自由和生命。”简言之,自由与生命是动态正义的基础内核,任何规则与规范都需蕴含这两个普遍价值。对于变动不居的动态正义何以实现抑或存续的问题,赫勒强调需要凭借个人的道德感或正义感,即对善与恶的辨别或对正当与不当的辨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